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หนัง โป๊ ไทย,新手必看

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陈波,顿时苦笑着。

  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,她只记得陈波一脚踹开门之后,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。

  “嗯,呜,什么事啊?啊啊,梅姐,梅姐你咋了?”陈波听见汪雪梅的惊叫声顿时惊醒,原本以为汪雪梅被遇害了,现在看见汪雪梅怔怔的看着他,他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……?”幽幽的声音在陈波耳边传来,汪雪梅抱住陈波,手上一把金属剪刀跃然在手,紧紧的贴着陈波的脖子,只要陈波有点异动,陈波可以丝毫不怀疑这把剪刀会被汪雪梅刺入他脖子里。

  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,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印象?”陈波有点疑惑,抱住汪雪梅,摸了摸她那漂亮的长发,苦笑着说着。

  汪雪梅有点慌张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此时陈波抱住她,她心中竟然没有那种慌乱,有的只是那种充实感,那种满足难以形容。

  悄悄的放下剪刀,汪雪梅抬头朝着陈波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我们怎么会这样?”陈波一愣,明白了为什么汪雪梅苏醒后有的激动的反应,开口道:“你被那神棍施展了巫术,然后……我把你送到车上,最后,你,扑倒了我。

  ”“我扑倒了你?”汪雪梅俏脸顿时红的如同一个苹果,支支吾吾的看向了陈波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看起来陈波说的应该是真的,此时她万分没有想到居然主动者是她。

  “好了,别愧疚了,你现在是我的女人,我会对你好的,来,么么。

  ”陈波笑了笑,紧紧的抱住汪雪梅,亲了起来。

  一阵法国浪漫湿吻,陈波发现了一件事,那件事就是汪雪梅体内居然蕴含了先天之气,那浓郁程度,虽然比不上他,但是也算是相当可以的了。

  “嘿嘿,老姐变成老婆,我也是厉害,嘿嘿。

  ”陈波奸笑的看着那满脸羞红的俏佳人,不由得再度伸出手抱住了汪雪梅,他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和汪雪梅**之后,他就发现他和汪雪梅抱在以为就有种心意想通的感觉,十分奇妙。

  “你感觉到了吗?”陈波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面前玉人的俏脸,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十分舒服。

  “穿好衣服吧,还得解决那神棍的事情呢。

  ”汪雪梅俏脸终于不再红了,可能刚刚身为人妻,也知道了些许,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也把陈波的衣服穿上,下了车,抱住了陈波的右胳膊。

  陈波嘿嘿一笑,看着汪雪梅,开口笑道:“还是有老婆的人好啊,不禁可以帮忙穿衣服,还能天天跟着我。

  ”一边说着还揉了揉面前抱着他手臂的汪雪梅,惹的汪雪梅一阵娇羞。

  陈波嘿嘿的笑了笑,再度走进了这个村庄。

  此时村庄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,村里面的中心点有些许火光在那升腾,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东西一般。

  “他们似乎在举行什么东西,而且我发现四周的怨气已经变得开始泛滥,可能不要几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座鬼村。

  ”陈波看着那四周的怨气,眼神一转,青光闪现,显得煞是妖异。

  “你这个是怎么看见的啊?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了?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些那种热气在流动。

  ”汪雪梅看着那眼睛泛着青光的陈波,有些疑惑的看着他,她自然不会被陈波吓到,反正都是他的人了,此时也是无所谓。

  “你静下心,控制那热气聚于双眼,然后看向四周,很自然的。

  ”陈波微笑的看着这玉人,汪雪梅似乎很有灵性,短短的五秒钟,就控制好了。

  “嗯?很简单啊,不难啊,这热气流动让我感觉很舒服。

  ”汪雪梅微笑的看着周围,不断的躲着地上冒出来的阴气,和陈波向前走去。

  “今天,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?!”“活下去!活下去!”“那我们今天就去寻找一个人!就是我们今天白天抓的那个女人!我们要拿她献祭,拯救我们!”神棍站在一个高台上,举着火把,朝着天空开口说着。

  台下一群村民举着火把高喊着“抓住她!抓住她!”“不用找我们了,我们来了。

  ”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,原来是陈波带着汪雪梅来到了那火光聚集处,也就是那群愚昧的村民聚集的地方。

  一旁的神棍看见陈波来到了,害怕的退了几步,开口嚷嚷着:“抓……抓住他们!”说完了之后退到村民的后面,一群村民一拥而上。

  “宝贝,等着我,看我这次如何吊打这群愚昧的人。

  ”陈波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那群受到了神棍蛊惑的村民,右手食指一抬,写成一个“梦”,一掌一推,直接推向那群村民,双手摊开,那个“梦”字瞬间变大,直接笼罩了那群村民。

  那群村民瞬间倒下,巨大的鼾声响起,那群村民,睡着了。

  “你也不用跑了,你中了我的印记,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被我察觉的到,说吧,蛊惑村民为了什么?”陈波笑着看向那正准备悄悄咪咪跑掉的神棍,开口大声的道。

  那神棍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看着陈波,开口道:“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?”陈波看着那神棍,噗嗤一笑,玩味的开口道:“你意图强奸我老婆,你觉得,我会放过你吗?说吧,实话实说。

  ”那神棍看了看陈波,想了想,顿时震惊的开口道:“你是巫师派的人!没想到他传承者在你这!”此话一出,陈波瞬间开口道:“你知道老道士的消息?!”那神棍听得陈波这话,阴阴的笑了笑。

  “你那老道士被人追杀了,没想到他的传承者在你这,可惜了你那宝典,嘿嘿,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被别人追杀的,嘿嘿,看你到时候怎么嚣张。

  ”滴滴滴!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陈波掏出口袋中的手机,看着神棍,解了电话。

  “喂,谁啊?有什么事情?孙长贵?怎么了?桃花村建设的时候出事了?要我过去?嗯好,我马上过去。

  ”陈波挂了电话,看向了那神棍,拳头握紧,看向了神棍,双脚用力一跳,先天之力蕴含在拳头,直接对着那神棍的左臂轰去。

  轰!啊啊啊!那神棍惨痛的大叫,因为他的左臂已经被陈波轰成肉沫。

  “给你一次警告,滚!别来这个村了,彻底消失吧。

  ”陈波看着那拳头上滴落的鲜血,森冷的看着那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神棍,抱住汪雪梅,直接朝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。

  汪雪梅冰雪聪明,看见陈波走到那池塘旁,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解决那个冤魂的问题?能解决吗?”“能,你等下看着,幸好我上次解决那个厉鬼的事情身上还带了几张黄纸,你在一旁看着吧,等下有什么你不要害怕,一切有我。

  ”陈波亲了亲汪雪梅,走到了池塘旁,开口说道:“万千冤魂啊,请聆听我的呼唤!”叽!各种刺耳的声音响起,似乎在诉苦,又似乎是在说着它们的痛苦。

  陈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,朝天一扔,开口朗声道:“冤魂啊,我知道你们的苦楚,今日我借用这张黄纸,为你们解除这池塘之困!”说罢,直接在空中写成一个大字“脱”。

  “以文字之力,解除吧!池塘的水之困!”啊啊啊!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,池塘里面的水如同被烧开了一般,泛起了众多水泡,那淡淡的灰色气流,不断的升腾,聚合,化为了一个个鬼魂在天空中漂浮着。

  一旁的汪雪梅看见此番景象,不由得捂住了嘴巴,美眸震惊的看着那面前的景象,是多么的震撼。

  “这……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吗?”喃喃低语,述说着这面前景象的震撼感。

  鬼魂越来越多,有冤魂,有怨念,也有那数不尽的灵魂。

  “诸位,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!”陈波一声大喝,看着那鬼魂不由得一阵叹息,那每一只冤魂都是一次被冤枉,可以见得,这个地方冤孽到底有多少。

  此时陈波只感觉各种情绪的传来,有愤怒,有冤枉的委屈,也有各种痛苦的苦楚,他不由得留下了眼泪,每个鬼魂身上的痛苦如同刀子一般让他感到不舒服,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影响着陈波,也有些影响着陈波身后的汪雪梅。

  ……“唉,诸位,你们的怨念我接收到了,我陈波一定保证帮你们度过轮回,还你们一个道理。

  ”陈波擦了擦眼泪,叹息的看着那群在那哭泣却哭不出来的鬼魂。

  再度掏出一张黄纸,直接举起,先天之气直接朝着那张黄纸聚集,黄纸开始有着缓慢的变化,渐渐的变绿。

  一分钟后,黄纸已经变成了一张如同翡翠的纸张,那个纸张也有个名字,叫玉令,玉令的作用就是赎回天道的关注,让得天道开始重新判决灵魂或者是生物。

  “今日,我陈波借用玉令!”轰!一道雷电瞬间劈下,直接劈在那陈波的身上,强大的雷电之力让得陈波一声焦黑,陈波紧紧的咬着牙,再度大喝!“用玉令重新获得天道的审判!”轰!再度一道雷电,直接轰击在陈波身上,陈波坚持不住了,单膝跪在地上,不断的喘息着。

  “老公!你不要这样了!你再这样身体会坚持不住的!”一旁的汪雪梅已经变成泪人了,当她看见陈波被雷劈中一次的时候,心中猛然一痛,她明白,那是陈波的痛苦,他们心有灵犀,现在陈波受伤,她会感到莫名的慌张和失措。

  噗!一口鲜血吐出!陈波再也支撑不住了,天道的雷霆,凭他现在的实力,抗两次已经是强弩之末,他坚持不住了,但是眼神中的毅(左手握右手)然依旧在那,他不甘心,此时这里的鬼魂有将近三百道!它们每个灵魂都有一番苦楚,此时进入不了轮回他不甘心!猛然,爬起身,再度站起,看着汪雪梅,开口道:“老婆,别过来,我有办法。

  ”说完之后,再度举起玉令,朝着鬼魂高喊道:“诸位!帮我!”一声响彻,直冲云霄,那种豪气那种召集力,瞬间蔓延!鬼魂突然安静了,身上的一股股阴气化作一丝丝灵魂之力,直接不断的治疗着陈波的身躯,鬼魂它们被感动了!它们开始治疗起这个愿意帮它们步入轮回的人。

  “多谢诸位!”陈波感受到身上的痛苦逐渐减小,开口朝天嚣张的大笑,吼道。

  “天道!你今天!必须重新判!三百道冤孽!不判我就算是接受你的天罚,老子也得送他们进入轮回!”一声嘶吼,响彻九天,那声音中的嚣张和丝毫不掩饰的张狂,让得天道开始……退缩了。

  陈波看看天空中的乌云散去,留下了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,顿时大笑,开口道:“哈哈哈哈,老子一句话,天道都能退缩!多谢诸位!这番送诸位入轮回之后,还请诸位保佑保佑我和我妻子,谢谢诸位!”笑罢,手中玉令一抖,直接朝着那漆黑的夜空中射去,碧绿的玉令飞入空中后,破碎,一道一道的光芒,直接射向那群鬼魂。

  “诸位,到这里就谢谢诸位了,诸位好走!希望各位记住我,我叫陈波!”陈波微笑着打着招呼,看着那一道道的鬼魂逐渐被那光芒送走不禁也松了一口气,一旁的汪雪梅赶忙抱住陈波,抽泣着。

  “嗯?这是?信仰之力!”陈波身上玉色的光芒不断的闪耀,治疗着陈波身上的伤口。

  

她更是激动的抓住了老李的手,说:“我想!求求你了大叔,带我走吧!”“带你出去,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,我有一个要求。

  ”老李笑了。

  看着老李这不怀好意的笑脸,刘婷婷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。

  见刘婷婷犹豫了,老李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摆摆手说道:“不想就算了,权当我什么都没说。

  ”说完,老李便要进屋。

  “别!”刘婷婷匆忙又抓住了老李,扭扭捏捏着:“我,我答应你就是了……老李看了一眼刘婷婷,小脸红的简直像个熟透了的苹果。

  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,老李将刘婷婷带进了对门空着的房间里。

  正当老李准备扑上去的时候,刘婷婷红着脸推开了老李,说:“你先去洗个澡,好不好…”老李欣然答应了。

  他也不怕刘婷婷跑了,就算跑出了这间屋子,刘婷婷也跑不出这栋楼,张妈和其他小姐可都在下面看着呢。

  不过十分钟后,老李便穿着大裤衩子出来了。

  看到老李上半身赤果果的,刘婷婷更是闭紧了眼,不敢看他。

  老李带着急促的呼吸声,开始一件件褪下刘婷婷的衣物。

  因为很久没有整这么年轻这么嫩的小女孩了,老李激动的不行,脱衣服的手都在颤抖。

  很快,刘婷婷便给老李扒光了。

  望着刘婷婷那年轻活力的娇躯,白里透红,玲珑有致的身材,老李由衷的赞叹道:“你真漂亮。

  ”老李可以打包票,刘婷婷绝对是个美人胚子,哪怕和萧雅相比,也能各领风骚。

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,便是刘婷婷的尺寸了,老李一只手便能完全覆盖上去。

  不过,这也侧面反映了刘婷婷还有待开发。

  老李一句话羞的刘婷婷满脸通红,刚想转过身去,却被老李直接拽了过来!老李当着她的面脱掉了大裤衩子,刘婷婷偷看了一眼,随即便将她吓了一跳!准确来说,刘婷婷是被老李夸张的尺寸给吓到了。

  她高二谈了一个男朋友,俩人之间也有过数次鱼水之欢。

  但是,老李的下面可比她那小男友的尺寸要大上不止一星半点!似乎是发觉了刘婷婷吃惊的表情,老李得意的爬上了床,躺在了刘婷婷的身边。

  之后,老李更是不知羞耻的拉着刘婷婷白皙细腻的小手,轻轻放在了自己下面……“来,给我摸摸。

  ”老李怪笑着。

  刘婷婷的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来血了,她故意将头瞥向一边,因为刘婷婷现在有点不敢直视老李,她可能在此之前都没有想过,一个马上五十岁的老头子,气势还能这么惊人。

  现在,刘婷婷反而有一些慌了,她心想:老李的下面这么大,自己能承受的住吗?刘婷婷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,是在高二放暑假的那年,她和自己的小男友偷尝了禁果。

  虽然双方都是第一次,刘婷婷的小男友也没什么经验,甚至俩人的时间也都并不长,而且,前前后后也就不过两次。

  可即便如此,刘婷婷第二天也下不来床,走路的姿势都怪怪的……刘婷婷已经记不得第一次有什么愉悦的感觉了,能联想到的,只有痛。

  然而,现在老李的那家伙,要比她那小男友大得多得多……她都害怕自己会不会在中途被老李折腾的昏过去……“把那只手也放上来,握住,上下来回弄一弄。

  ”正当刘婷婷心里想着羞羞事时,老李一句话将她喊醒。

  虽然没有去看老李,但是刘婷婷还是听话的照做了。

  接下来,就是老李享受的时间了。

  享受着刘婷婷这个既年轻又漂亮的校花服务,老李靠在床头,半眯着眼睛,嘴巴里不时的哼出一两句愉快的闷响。

  后来,老李将刘婷婷拉倒了自己怀里,强行和她嘴对嘴的亲在了一起,同时,还用着自己较为粗糙的大手,抚摸着刘婷婷的两团雪白。

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尽管刘婷婷不停的在抵抗着,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躲开老李,(我的尤物女友们)老李的嘴巴和她的小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老李的舌头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刘婷婷的口中乱闯。

  虽然老李中午才吃完饭,还没有漱口,嘴巴里带着淡淡的臭味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刘婷婷经过了这一番挣扎后,反而自己有了些感觉。

  因为她发现,老李不仅摸得自己很舒服,就连吻技也很高,不像她和小男友,亲吻的时候十分木讷……激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后,刘婷婷感觉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,老李这才肯罢休。

  看着怀中的俏佳人那如梦似幻又羞涩的神情,老李又笑了,还特别坏的问她:“怎么样,舒不舒服?”刘婷婷的脸早就红的不能再红了,虽然老李刚才确实“欺负”的她很舒服,但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啊。

  刘婷婷只能换了个话题,问道老李:“李大叔,你下面怎么这么大啊!”老李得意的吸了吸鼻子:“大?一会儿你就知道,它不光是大那么简单了!”紧接着,在刘婷婷的一声娇呼后,老李将她的两条美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,直接冲进去了……刚开始的时候,刘婷婷还一个劲的喊疼,喊着自己要死了,受不了了,甚至哭着求老李快出来。

  别说她了,就连老李的脑门上也流出了丝丝汗珠。

  

“老公,你别这么急。

  ”听到这个声音,我知道隔壁房间的那对夫妻又开始了。

  我舔着干燥的嘴唇,拿掉墙上的挂历,把泛着血丝的眼睛凑到墙壁的一个孔洞上,死死盯着隔壁房间里的美景。

  只见在暖黄色的灯光下,一具雪白美妙的身躯,正摇晃着。

  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荷尔蒙味道,还有一声声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。

  我盯着女人那处傲人,刚伸下手,准备放松一下,就听到床上那男人压抑的低吼声。

  “呃!小雅!”一说完,就看到男人身子颤抖了两下,跟着就瘫软了下去。

  趴在他身上的女人皱着秀眉,脸上的表情不甘又无奈。

  她叹了口气,从男人身上下来,起身朝浴室走去。

  我重重喘息了一下,把挂历重新挂上,低头看了眼,万分无奈。

  这对夫妻是附近中学的老师,男的叫陈文,女的叫萧雅。

  两夫妻年纪都不大。

  尤其是萧雅,三十不到,正是最美的年纪,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我心跳就快了好几拍,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
  萧雅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皮肤白皙,一双眼睛又大又闪,她性子也非常温婉,平日和我打招呼,几乎是笑不露齿的。

  由于老家拆迁没地方住,这两夫妻在我的套房里租了一个单间,他们的卧房紧挨着我的卧房。

  墙上这个洞,是当初牵网线时留下的。

  之前那边没住人没在意,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我每天晚上必须光顾的地方。

  萧雅的老公,陈文是个数学老师。

  个子瘦高,戴了副金丝眼镜,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。

  但没想到在床上是个软脚虾,偷看他们那么长时间以来,他就没有一次坚持过三分钟。

  每次完事以后,萧雅通常会去浴室。

  这一去,往往就是大半个小时。

  鬼都知道女人是去干什么,肯定是去填补丈夫无法满足她的遗憾和空虚了。

  在墙上靠了半个多小时,隔壁房间又传来动静。

  我急忙摘下挂历,把眼睛凑上了去。

  视线中,萧雅光着身子走了进来,曼妙的身姿就像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,看得我一阵口干舌燥。

  两条纤细的长腿来回摆动,隐约还能看见春光。

  眼下,萧雅呼吸还有些急促,漂亮的脸蛋上泛红,眼神迷离,神态迷人。

  她走到床边,爱恋地看了床上已经睡着的丈夫一眼,却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正当我以为她会上床休息时,萧雅却走到墙边,背靠着墙,一只脚站在地上,一只脚踩着床垫,而她的手指,则朝下面缓缓探去……她的目光,紧紧盯着床上熟睡的男人。

  “老公……快爱我!”她嘴里呢喃着,配合着手上的动作,声音是那般悦耳,我呼吸已经非常急促了,手开始向下伸去,奋力的动作着。

  或许是因为太靠近墙,我的动作又太大,手背竟然啪地一声打在了墙上!在这寂静的深夜,是那般清晰……萧雅那双氤氲的水润眸子,突然浮现一抹惊恐,她玉手掩着红唇,不可思议的看着墙上那个小小的洞……我吓了一跳,赶紧把挂历挂上,躺在床上装睡,但那肯定是徒劳的,萧雅绝对已经发现我这边的动静。

  果然,没过一会儿,我的房门就被敲响。

  “张扬,你睡了吗?”萧雅温柔的嗓音响起。

  我没敢应声,只是紧紧闭着双眼,假装已经睡熟了。

  这时,敲门声又响了几下,萧雅还在门外,她似乎认定墙上那个洞是我挖的,所以想过来兴师问罪。

  我越发紧张,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门把手突然转动了一下。

  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刚才着急偷看萧雅和陈文办事,我忘记锁门了,更没想到萧雅竟然那么大胆,居然自己推门就走了进来。

  借着客厅的灯光,我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看到萧雅那性感的身影,从外面缓缓走近。

  眼下,她虽然穿着衣服,但只是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,里面的景色清晰可见。

  她竟然真空着就过来了?!我愣住了,一想到萧雅不着片褛在陈文身上的画面,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。

  萧雅过来的目的很简单,她就想看看墙上那个洞是不是通向我这边。

  如果是的话,那她这么长时间以来,和陈文做的那些事情,岂不都被我这个房东给看见了?这时,我看萧雅的目光在房间里扫来扫去,估计是想找墙壁上那个洞的位置。

  只不过房间里没开灯,萧雅也看不太清楚。

  她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,因为她只是怀疑我在偷看,并没有证据证明。

  这时,小心翼翼往前走的萧雅,没注意到脚下有一个小杠铃。

  结果她步子刚迈出去,就被杠铃绊倒,整个人都扑倒在了我的床上,更巧合的是,她的脸离我那儿只有几厘米距离。

  甚至我能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呼出来的热气,拍打在那里的感觉。

  萧雅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她紧张的盯着床上的我,生怕把我吵醒,见我没有反应,这才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正当她准备起身时,女人的视线突然定在了我下面那一块地方。

  那一刻,萧雅愣住了,惊讶的张开嘴,似乎在震惊我的雄厚资本!我再度把眼睛睁开一条缝。

  发现即使房间没开灯,萧雅的眸子都透着些许明亮的光芒,那是一种名为渴望和期待的情绪。

  “张扬,张扬……”突然,萧雅小声喊了我几下。

  我以为她发现我没睡,立即闭上双眼,不敢吱声。

  随后,房间里陷入了沉默……我还以为萧雅已经离开了。

  突然,一双玉手轻轻搭在了我裤衩边侧,还不待我反应过来,我的裤衩已经被人小心翼翼地扯了下去。

  那一瞬间,我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。

  因为此时脱我裤子的,除了萧雅不会有第二个人!我实在没想到,平日里那么温婉贤惠的萧雅,竟然有勇气去脱我的裤子,但我心里亦是无比兴奋。

  一阵凉意袭来,我的裤衩被扒了下去。

  紧随其后,萧雅那惊叹吸气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听到这话,我心里在得意之余,人也变得更加兴奋,下面的反应更加剧烈。

  我明显察觉到,萧雅的呼吸变急促了。

  就在我好奇萧雅下一步会怎么做的时候,床垫突然往下陷了陷。

  我悄悄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萧雅竟然已经爬上我的床,她站在床尾,目光痴迷的盯着我那里,久久不移。

  而直到这时,我才发现萧雅并没有穿底裤。

  她应该是刚洗完澡,丝绸睡裙的下摆仅仅停在了翘臀,睡裙里面只有一条薄薄的黑色蕾丝。

  这时,萧雅似乎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。

  只见她将睡裙的下摆轻轻撩了起来,张开双腿站在我腰部的位置,随后小心翼翼地往下沉去。

  随着她的动作,我能看到女人的脸蛋已经红到了耳后,双唇紧紧咬着,目光挣扎中又带着点向往。

  黑暗中,我感觉到了她的靠近。

  终于在触碰的那一刻,让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,在这寂静到落针可闻的房间中,非常明显……萧雅吓了一大跳,脸色陡然变得惨白毫无血色。

  她急忙从我身上起来,甚至顾不上看我有没有醒,立即跑出了我的房间,还顺便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黑暗中,我重重喘了口气,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整个人都有些梦幻。

  (姐弟乱欲)萧雅这个温婉贤惠的女人,竟然大胆地坐在了我的身上……如果刚才不是我不小心发出声音惊吓到了她,她会不会褪掉最后那一层障碍,和我完成最后一步?我心里有些憧憬,同时也明白,萧雅内心真的很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滋润。

  只可惜这些,陈文给不了她!然后被这么一闹,她连墙上那个小洞的事情都给忘了,不过到了明天,不知道萧雅还会不会提起这茬?我心里有些担忧,但正所谓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  大不了我就死不承认,反正她也没证据证明我偷看。

  而且她还在我身上做了这样的事情,恐怕明天见到我,都羞的不敢说话吧?这样一想,我就轻松多了。

  重新躺回到床上,我手向下伸去。

  脑海里回想萧雅和陈文亲热的画面,还有刚才她坐在我身上的场景,手里不由得加快了动作。

  没过一会儿,我就在一阵抽搐中结束了幻想。

  想着萧雅刚才回房间了,这会儿浴室应该没人,就准备去清洗一下。

  我脱掉裤衩,光着屁股就朝浴室走去,还没走到客厅,一阵若有似无的低吟声,从浴室那边飘了过来。

  我愣了一下,发现浴室的灯竟然开着,而且门还没关紧,一丝橘黄色的亮光从门缝里照射出来。

  “浴室里怎么有人,萧雅不是回房了吗?”我心里疑惑的想着。

  但从那里传来的声音,又和萧雅非常相似。

  难道,萧雅又去浴室了?我心头一颤,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涌现。

  我放轻脚步,小心翼翼走到了浴室门前。

  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情况,萧雅那动听的叫声就传了过来。

  听到声音的那一刻,我惊住了!萧雅竟然在喊我的名字?我哆嗦着手把浴室的门缝推开一丝,随后就看到了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画面。

  只见在厕所暧昧的淡黄色灯光下。

  萧雅光着雪白曼妙的娇躯,坐在马桶盖上。

  她抬着娇俏的下巴,漂亮的双眸紧紧闭着。

  即便离的那么远,我都能闻到从她小嘴里哈出来的香气。

  而她的纤纤玉手,已经在动作着。

  萧雅叫声越来越尖细,如同猫叫一般。

  在这样的场景下,我那儿再一次有了反应!我的大手忍不住向下去,配合着里面女人的节奏……可就在这时,兴奋中的萧雅睁开了双眼。

  她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我,眼神里先是泛起一抹惊慌,但立即又被无尽的想法给填满。

  她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,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我,速度反而越来越快,叫声也渐渐响亮了起来。

  看到这一幕,我终于受不了了,低吼一声,推开厕所门就冲了进去!“张扬,你……”萧雅看到我冲进来,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神情。

  她或许只是想通过这样禁忌的行为来获得兴奋,却没有想和我真正发生关系。

  但我这时候已经满脑都是那种事,又怎么能忍受的住?我在萧雅起身之前,就直接压在了她柔软的身躯上,刚好她的坐姿,让我十分容易就靠近了她那里。

  “张扬,不要!”萧雅玉手撑在我的胸膛上,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慌乱。

  我双眼死死盯着身下女人的身躯,气喘吁吁道:“萧老师,其实刚才在房间里,我没有睡着!你明明也很需要,为什么不成全自己一次呢?陈老师给不了你的,我可以满足你!”萧雅听到我的话,脸上顿时露出惊愕的神色。

  但还不给她思考的时间,我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柔软。

  萧雅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眼神立刻多了几分迷离和舒适,手上抵抗的力气弱了几分。

  但她仍坚持的摇着头,轻轻呢喃着不要,甚至用另一只手去推我的手臂。

  这一刻,我感觉非常恼火。

  两人都光着身子,隔着一道门自己给对方看了,那做再亲近一点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?这样一想,我空着的手立即朝萧雅下面伸去。

  刚一碰到,萧雅雾气朦胧双眼陡然睁大,张开小嘴,还不等她喊出声来,我一弯腰就吻住了她。

  女人身上三处重要的地方同时被我占据,萧雅鼻间发出一连串焦急的“唔唔”声。

  只是没过一会儿,她鼻音里的焦急渐渐散去,反而慢慢成了一阵又一阵轻哼。

  萧雅双眼水雾绕的,十分动人。

  她没有在挣扎,只是咬着红润的双唇,紧紧地盯着我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颤声道:“张,张扬,继续。

  ”听到这话,我心里欣喜若狂。

  萧雅已经同意我的举动了,她这是在鼓励我继续下去。

  我深吸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指,重复着之前的动作。

  萧雅呼吸更急促了,纤细的腰肢如水蛇般扭动了起来。

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萧雅脸上已然布满了红晕,眼眸迷离的盯着我。

  只是她虽然舒服了,我却难受的要命。

  这么完美的一个尤物在面前却不能尝,我感觉都要爆炸了。

  不过没办法,从萧雅平常温婉的举止可以看出,她内心肯定是个保守的女人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6332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6587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1709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2068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23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4479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1164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e.aspx?4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