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成人 線上 看,新手必看

老李一直愁眉不展,小珊了解到她女儿是因为胃病才来医院的,让他放宽心道:“你女儿如果是第一次犯胃病的话,以后多多调理,按我的经验来说,日后不会太严重,你放心吧。

  更何况,有我们医院在呢。

  ”老李看着急救室亮着的灯,不愿意相信她的话。

  女儿虽然是最近才跟他和好的,但自从丧偶后,女儿就是他的命了,万一出什么差池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“你不要看这是急救室,你女儿在里面完全是因为现在门诊都下班了,医院晚上只有急救室开门,所以让你女儿进去抢救。

  ”女护士看出来他的担忧,开口解释道。

  这一说,让老李放宽心不少,虽然灯还亮着,但老李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。

  “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。

  那么晚你还不去休息,还在这里陪着我,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?”老李从压抑的心情里走出来,关心女护士道。

  女护士摇了摇头,表示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她的目光,再次挪到了老李身上,看到了他已经湿透的背夹。

  “老李,我休息室有浴室,你要不要去洗个澡?”老李感到有些奇怪,他知道女护士是饥渴的,但是实在没想到她已经饥渴到这个地步了?主动邀请他去洗澡是怎么回事?把他直接给办了吗?老李眼神放光,到手的美色不要白不要,洗个澡万一洗出了什么特殊状况呢?“我正好也想洗个澡,走吧,你在前面带路。

  ”老李对小珊说道。

  小珊想到一个男人要去自己休息室洗澡,她突然又后悔了,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,她以后还怎么走出去见人啊?而且,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。

  眼见老李马上站了起来,背对着她,布入眼帘背后一片因为汗水浸透的阴影,又打消了她的顾忌。

  现在大热天的,去冲个凉有什么,而且看老李年纪和她年纪的差别,少说也隔了个二十岁,谁会往那方面去想呢?小珊突然开阔了,在前面带路:“但是我那里没有衣服换哦,你要穿现在的旧衣服才行。

  ”老李麻溜点了点头,生怕到手的鸭子又飞走了。

  进了小珊的休息室,老李这才发现,她的休息室其实是医院的宿舍!除了她以外,还有另外两张床铺,三张床并排铺在房间里,往里走就是浴室和洗手间了。

  床上面摆满了女生的用品,布娃娃排了一路,三张床铺都挂好了粉色蚊帐,一股子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弥漫在周围。

  老李离开校园生活二三十年了,期间也见过一次女生宿舍的美妙与温馨,这次突然重回宿舍,不管是学校的的还医院的,都让他心潮澎湃。

  鼻尖萦绕的香味,与他眼前现在所见到的美色,通通令他全身沸腾了起来。

  老李现在就巴不得朝穿着制服的小珊扑过去就好。

  小珊把地上的纸团给捡起来,扔进垃圾篓里,用小家碧玉的语气对老李道:“有点乱,你将就着一下呀。

  ”这种酥软的字眼传入老李耳朵,觉得自己要被统治了一样,春心荡漾了起来,对小珊言听计从。

  小珊穿着制服坐在床上,紧挨的双腿生怕春光乍泄似的,但这副画面给老李的感觉是,她正在安抚自己忐忑的心,给自己做做准备。

  老李咽了咽口水,想朝她直接扑过去,但是又怕自己身上的汗臭熏到她,还是忍住了冲动。

  “小珊美女,浴室在哪里?我要去洗个澡。

  ”老决定先洗个澡再说。

  小珊这才发现老李已经记住了自己的名字,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,整个脸都一片通红了。

  她指了指后面的洗手间(俩性故事),示意老李赶紧过去。

  老李把上衣一脱,随便丢在地上,小珊惊叫一声捂住了眼睛,“老李,你,你怎么脱衣服啊。

  ”“洗澡啊,我去洗澡,小珊美女,你别误会。

  ”老李解释道,一边往小珊指的浴室位置走去。

  老李发现,浴室的门是虚掩着的,风一吹就开了,根本就锁不紧。

  小珊睁开眼睛,跟老李解释说:“那门坏了,我不会偷看你的,你洗就是了!”老李应了一声,打开花洒的按钮,暖意渐佳的水迅速冲洗过他全身,安抚他内心的躁动。

  滋滋的水声,更是令躺在床上的小珊坐不住了。

  长久以来宿舍就是她一个人,舍友都有男朋友,当然是去宾馆开房了。

  只有她,天天守着空房,即便有男朋友也见不到摸不着。

  但是,眼下不就是有一个男人吗?而且,他的身体好壮硕……“吱呀”一声,窗被风吹的胡乱作响,小珊从刚刚到想象中回过神来,拍了拍脑袋,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  窗户就在浴室走过去几步地方,她要去关的话,一定会路过老李。

  小珊只好作罢,但是胡乱拍打的窗户实在太烦人了,更何况,隔壁的宿舍万一还有人在睡觉呢?吵醒了她们,自己可就罪过了。

  小珊蛮心一横,蹑步走了过去,声音轻到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。

  顺利关上了窗户,回来时,又路过浴室的门口,透过细小的门缝,小珊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看了一眼。

  门缝里,只见老李把沐浴露擦在身上,一脸惬意地享受着沐浴露给他带来的温顺,手掌抚摸过全身,最后停到了小珊最期待看到的地方。

  小珊吞了吞口水,没想到老李身材那么好!这时,老李突然回过头来了,对着门口道:“小珊,是你吗?”小珊突然诈惊一下,整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,她才发现到自己光明正大地在偷看,还被老李发现了,一时间窘迫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正当她手忙脚乱之时,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脚步声逐渐靠近,最后停在了她的门前。

  “咚咚咚!”脚步停下之后,就是一阵敲门声,在宿舍楼里显得非常突兀,小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都大半夜了,还怎么有人来找她?莫非是她带人来洗澡的事情被发现了?小珊不敢应声,而浴室内的老李,也听见了敲门声,急忙把身上泡沫冲干净,穿上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小珊脸色通红,不敢抬头看老李。

  老李见小珊的难为情,安慰她道:“先别管这件事了,我相信你也只是不小心路过,我天生敏感,虽然发现了,但你又没看多少。

  小珊,你先看看外面是谁。

  ”小珊见有台阶下,急忙解释:“我刚刚是想去关窗户,真的是不小心路过。

  ”

我妈说应该是受刺激了,具体还得看医生怎么说,随后说我既然回来了,也去医院看看吧。

  说着把医院地址发给我,挂了电话以后我扭头看苏铭,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。

  他直接白了我一眼,道:“废话,我初来乍到,哪也不认识,不跟着你能去哪?”当然是去找林邀月啊,早点找到,早点离开我,我心想,但见识过他凶巴巴的模样后,我还是不愿招惹他的,只好说跟我去医院也行,但他得变成王玮的模样,免得我妈看见他以后又得解释半天。

  苏铭咧嘴笑了一下,难得没出幺蛾子,很爽快的就变成王玮了,随后我们打车直奔精神病院。

  找到我爸妈的时候,我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,她头发乱糟糟的,小脸异常苍白,好像看见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。

  而我舅妈已经哭成了泪人,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,好像带血的手指抓的一样。

  我妈见我们来了,面色稍缓,让我赶紧过去看看,我从小就跟表妹玩得好,保不准我能把表妹叫出来。

  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,轻轻喊表妹的名字。

  她听见我的声音后猛然抬起头来,惊恐慌乱的眼睛狠狠瞪着我,好像野兽一样,已经神志不清了。

  我淬不及防吓了一跳,更吓人的是她的双手,十指都光秃秃血淋淋的,上面已经没了指甲,看来舅妈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。

  “小心!”就在我震惊的时候,苏铭突然喊了一声,紧跟着我就看见两道影子同时扑向我,我被苏铭搂在怀里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而表妹已经发狂,张嘴狠狠咬在苏铭肩头上,很快苏铭肩膀上就渗出暗黑色的血迹,而表妹咬了苏铭一口后,竟然发出一声惨叫,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样,迅速放开苏铭,退回到床下去。

  “你没事吧?”我看见苏铭肩上的血迹,竟然心里一紧,怕他被咬出什么事来。

  “没事。

  ”苏铭回了一句,迅速把我从地上抱起来,然后直接把我挡在身后道:“她现在情况异常,你先不要靠近她。

  ”说完他竟然不顾危险的伸出手,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,将她从床下拖出来。

  与此同时我看见苏铭的嘴唇微动,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样,却没发出任何声音,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东西之后,竟然神奇的安静下来,乖乖躺在床上,双眼呆滞的看着苏铭。

  苏铭嘴里念叨一会后,又伸手扒开表妹的眼皮,看了看,随后拿起一旁的勺子,撬开表妹的嘴。

  表妹嘴里已经全是鲜血,还残存着些许碎指甲,更惊人的是,表妹的舌头此时已经变成紫黑色,好像中了剧毒一样。

  苏铭随后又检查了表妹的手脚,全部检查完以后,苏铭皱起眉来,面色有些难看:“是活儡,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,而是被人下了活儡。

  ”舅妈听见这个顿时不哭了,直接凑到苏铭身边,一把攥住苏铭的手,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:“什么是活儡?王玮,你有办法救她对不对,救救你妹妹,她从小就跟鹿瑶感情好,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。

  ”说着舅妈又忍不住哭起来。

  苏铭不禁皱眉,不动声色的把手从舅妈手里抽出来,没吭气。

  我见表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,便凑到苏铭身边道:“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,一定也能救她对不对,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?”“我凭什么救她?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,我救她能有什么好处?”苏铭压低声音道。

  “你想要什么好处?我都已经答应帮你找林邀月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我不禁急了,表妹变成这样我是真的心痛啊,他既然能让疯癫的表妹安静下来,就一定有救表妹的办法!他低头看着我,眼底犹如一汪深潭,不知道在想什么,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:“咱们出去谈。

  ”说完他拽着我出了病房,找了个没人的走廊道:“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吗,一种用尸体养出来的虫子,能寄居在活人的身体里,专门吃人的魂魄,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疯疯傻傻的,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,就是因为她们的魂魄已经被活儡啃食,变成一具活的傀儡,这种情况你还不如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直接杀了她,根本没有救人的必要了。

  ”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的心狠狠一缩,眼前顿时被泪模糊了,我只以为表妹是受了惊吓所以才神志不清,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。

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妹妹没救了?有没有什么驱虫药能把活儡驱出来?或者其他办法,我舅舅只有她这一个孩子啊,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,我舅舅舅妈怎么活?你不是鬼么,一百多年的老鬼了,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?”我一边哭一边拽着苏铭的袖子问。

  “注意措辞,我不是老鬼,只是做鬼的时间比较长而已。

  ”苏铭纠正道,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哭,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抬手帮我抹掉眼泪,叹气道:“如果你执意要救她,也不是完全不可以,只不过要付出些代价。

  ”“什么代价?”我见苏铭松口,顿时来了希望,问他。

  “亲我一下,来个法式长吻。

  ”苏铭道,说着他的目光已经下移到我嘴上,嘴角勾起一丝坏笑。

  “你……”我老脸一红,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时候,他竟然提出这个要求。

  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,好在他现在仍旧顶着王玮的脸,这张脸虽然没有苏铭帅,但多少能缓解我的尴尬,于是我一狠心,踮起脚来,主动贴上他的唇,把舌头小心翼翼的探出去。

  他的手顺势落在我腰上,将我搂进他怀里,舌头到了他的地盘后,他立即反客为主,脸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他原本的样子,狠狠地吮.吸我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3189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1911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3398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1887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3573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7232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4437.html

https://www.bandbracelets.xyz/twc.aspx?7767.html